八月 17, 2018

炎夏。18。


爹在7月的炎夏過世,出殯那天下了陣雨。我沒回去,已經走了,回去也徒然。
朋友說我不孝,應該回去送他最後一程,我坦然面對,爹在世我沒盡孝,他過世了,回去,就是真孝了?既然已不孝,又何必再去假裝。
爹過世,雖說不孝 也哭成淚人。在無助無能的情況下,我只能抄寫心經 希望給爹微薄的孝意,安撫自己。。。


近日友人推薦了延禧攻略,劇情也就是乾隆後宮庭園貴妃爭寵互使詭計橋段,但是每每看到死亡我總是按耐不住的痛哭,尤其是富察容音跳下去的那段,更是泣不成聲,那股感嘆那股無奈。。。哪怕已經過去了。。。想起,淚落。爸,女兒想您了。我總是覺得,我爸是埋怨我了,若不是,他又怎麼不到我夢裏來,讓我見見,知道他安好?人家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,還是,我的思念不夠?

暑假結束前,今天 來到了開學前準備的第一天,我不想開工,我憎恨我的工作,浪費資源,浪費人力,更浪費堆積如山的食物,還有一堆堆嚴重破壞環保的一次性餐具,吸管,塑料袋,漂白水,紙張,每天看著一袋袋一車車的垃圾,我努力的壓制自己的罪惡感去上班,還有一群懶得不能再懶,什麼歪理都覺得理所當然的員工,我很怕自己成了像他們一樣的人,認真不再,做著認為理所當然的事。我感覺自己快被磨平了,很無奈。對於這份工作,牽著我繼續走下去的是13年後的退休計劃,我總是對自己說,撐個13年就好,再撐撐,時間,很快就會溜走。。。遙遠的13年啊!可是我已經開始憎恨我的工作,我,還撐得過3年嗎?

其實對人生,我們還是那麼的無奈。。。

四月 07, 2018

結束旅途前





結束這一趟旅程前 我們來個合照吧?!
上星期跑到茗軒學校去,義務的給茗軒和朋友同學們來個畢業照,雖然典禮在5月才舉行。
朋友間就是一個默契,不需要多說,彼此對望就能理解彼此所想。
我沒上過大學,初中高中的生涯好像也沒有佔據我很多的記憶空間,噓寒問暖的問候,彷如插肩而過的友誼,淡如水。
看著茗軒豐富的大學生涯,還有一堆沒有利益心眼的同學朋友,實在替他感到高興,相信以後再次遇見,必定舉杯歡慶一同感懷想當年。

三月 26, 2018

試著改變


啥東西都放桌子,每次吃飯桌上的東西都得挪走

改變後桌子就用作飯桌了

額外的櫃子

餐桌,只管吃飯用


餐桌原本是橢圓型的,空間多,可以放不少東西。後來要試著把和餐桌配套的古董櫃子放進去,於是把桌子拆成圓的。多了的櫃子有空間放零碎的食品外還能把收藏已久的茶具拿出來了,終於,都能隨時用上了。至於餐桌,就成了真的餐桌,只管吃飯用,除了筷子叉子湯匙外,啥都不能放了。
一直以為房子空間小,除了桌子啥都不能擺進去,於是桌子要大一些,這樣東西就能多放一些。後來桌子上的東西都放滿了,吃飯也就那兩個位子能坐人,每回有朋友到都要收拾一番才能挪出些空間,有尷尬的了。春假剛開始,和我一塊住的妞幫我把房子收拾收拾,那個古董櫃子和桌子都是從她以前的家搬過來的,她建議櫃子就放桌子後面,但是桌子必須縮小,起初我總覺得這樣不划算,櫃子放進去也擋了窗戶的光線,但是她慫恿我說每次吃飯就我們幾個人,窗戶那麼大擋不了光。。。想想也是,於是聽取了她的建議,我們倆就挪來挪去了,就這樣把傢俱放到位了!放進去後再收拾一下,果真,空間不但寬敞了,而且櫃子能放更多東西了!當然,不能再買不必要的東西了。^^

試著改變,未必不好,意外的驚喜是,更好!

三月 18, 2018

Cute Pablo ^^

搶我餅乾!

藏起來!

撫摸下 睡著了 ^^

我哭Milky的過世不是因為Milky走了,是為活下來的Pablo傷感,害怕他的孤單。所以我要是在家就會把他放在客廳自由活動,剛開始有擔心他排泄的問題,後來也覺得沒這個必要了。
漸漸的Pablo也開始肆無忌憚的到處溜達,我是看著他樂也融融。
他偶爾會跳到我旁邊跑上跑下,更多時候喜歡躲在茶几下。聽到我開餅乾的聲音,會立刻跳出來看看有沒有吃的,到後來他直接跟我搶吃的,他會先吃飽再繼續搶,搶到的會藏在茶几下儲存起來。跟我搶的動作是可愛到沒話說的。
他累了會跳到我身邊讓我給他按摩,我就一個動作,而他會自己轉換位子直到睡著。^^